什么都往里头放的
LOL不逆-劫慎 烬金

低产期 脑壳疼

[LOL/劫慎]祭典

。背景之前《音》的设定


——OK。


夏夜是什么?


是缀满银星的天幕,是烟火灿烂的祭典,还是萤火织出的梦?他在琴房里仰着头,随手弹出又了几个轻快跳跃的高音的,血液挤出充血的脑袋,当血管终于通畅行驶之后,他又把头低下了。


“我为什么要作曲?”他想。“我是一名忍者,扛着一个道馆,兼职做个小提琴家,哪怕会弹奏很多乐器,我也仍然是个忍者,是人类与鬼怪的均衡意志。”


“所以你为什么要去描写一个夏夜?”劫从窗口外翻身而入,“而且你又忘记锁窗了。”慎盯着不请自来的家伙,他的手摁在了一排琴键上,钢琴发出怪异的噪杂声音。劫还打趣着说:“用不着你去强...

[7日/无cp]果酱面包、犬、桥

。伊萨克个人中心,关于背景的一(da)点(liang)捏他


——OK?


伊萨克是在蒲月的一个清晨离开家庭的。

前一个中午他的母亲在主卧摔碎了最后一只厚玻璃杯,正在用扫帚用力地扫除余留的碎纸片。他把烧毁了的床上用品抱进了院子里,思考着能制造成什么新的玩意。

“伊萨克,我要出去一趟。”许久,他的母亲整理好了头发,从伊萨克做的几十个包中拿出了一个麻黄色的布袋。伊萨克低垂着头安静地等她出了门,找出了针线,拆开未成形的背包,和残布和谐地缝在了一起,成为新的用品。接着拿出用小把戏换回来的一大把钢镚,在二手市场买回来了另一只厚玻璃杯。他清楚地把握着时间和自己的小玩意,在母亲回家前将家里的...

[LOL/劫慎]棉花糖牧场

。ooc我的 人拳头的

。我名朋出锅了卧槽太艰难了开个坑开心一下

。灵魂伴侣

。甜度看文名!

——OK?

“阿卡丽的那个名字居然不是慎欸。”

“所以呢?”一个声音突兀地截断了讨论。

“……对不起,我会好好训练的。”

戒的嘴抿得泛了白,被教训的弟子溜出了他的视线范围。这个人肯定会在背后说:戒这个家伙总是多管闲事,连别人聊天他都要管一把。

这不是多管闲事。戒背起行囊,隔着护腕摩擦那个名字——慎。

艾欧尼亚的植物都很神奇。采摘草药的第三天,戒完全相信树丛里头藏着各式的惊喜。他正揪着被称为跳舞草的植株叶子,看着它螺旋扭动把自己打成死结之后才连根拔起。

“太蠢了吧……”他将植株放进了背篓里,脑内的思绪还是像死结一样没有打开...

[LOL/劫慎]永不凋谢之花-打开错误!

。是后续,如果不喜欢这个后续那它就是番外

。那个什么,有没有,有没有新粮食啊 è‹è‡æ“手.gif


——OK?


慎成为暮光之眼后,搬到了新的宿舍,他一个人住着,有时候会摆弄一下种在窗台的月季,白色的花开得烂漫,也勾不起他半点心思。

因为我是暮光之眼,是没有感情的杀手。他这么想着。

没有感情的杀手因为戒得叛变便得到更加没有感情,我现在就是个冰山,我的内心只有寒风呼啸,冰封千里。慎说到做到。


劫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只要是慎,无论怎么样都会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我是影流之主,和慎是暮光之眼,我想做他男人,有什么冲突吗?没有。


如果有谁能把月季种在家里,却又让人闻起来...

[LOL/劫慎]永不凋谢之花

有时是艾欧尼亚的讯息,有时是一阵花香和轻微的呼吸,慎听得清楚,三两天就有人来看望他一次。直到那人央求般的声音要哭泣,他低声地说:“你睁开眼把……”

于是,慎睁开了眼。

洁白的天花板,蓝色的帘子,心电图机运作的规律响声单一往复。消毒水的气味刺激着大脑,慎皱了皱眉,发出了气声。

红衣的男人猛地把脸从床边抬起,慎的眼前还是黑乎乎的一片闪着光,只能感受到手上的热源撤走了,有脚步声在屋子里响起。

“喝点水吧。”红衣的男人说。床被调高了些,温热的水就碰在慎的唇边,慎伸出舌头试了试水温,含了一小口在嘴里润着,慢慢地咽下去,再喝下一口。“我叫劫,你以后应该还会见到我的。”红衣服的男人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LOL/劫慎]梦境

。我要这棵树.jpg

。泰戈尔的诗真好看

——OK?

劫猫着腰从马棚的稻草堆里出现。他听到房子里铁罐翻滚的声音,远处的水车还在翻动,鸟巢里的幼鸟张大了嘴索取食物……太安静了。

接着就是一阵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果然,这里也不安全了。”他想着,身体却先一步向后掠去,躲过了三枚手里剑。

“哈…慎,你还真是够坚强的,三年……不愧是暮光之眼…”他靠着树喘息,听着躁动的枝叶细语,他肯定再远些的树林里已经围好了包围圈。

劫沉下身子,臂刃出鞘。“可是我算什么!”他艰难地躲开致命的一击,麻衣上再添一道破口。“别用那套对付鬼魂的方式对待我!慎!我……咳…我可还站在这!”

来人平白地出现了,他手握着钢刃,蓄势待发。反观自身...

[LOL/劫慎]交事件

。题目……是翻数学笔记随机出来的(。

。娱乐向 娱乐向

。ooc我的 人物 拳头的 慎 劫的

——OK?

劫挑挑拣拣地复述着均衡里头他看得上眼的教条,凯隐披着斗篷坐在桌子对面,背上的巨镰眯着眼,没有发表高见。

“不要擅下定夺。”

“不要意气用事。”

“相信暮光之眼。”

“什么啊!?师傅你是认真的吗?”凯隐听到劫的话语,被艾欧尼亚的经典肉汤呛到咳出眼泪。

“不然呢,师兄…不是、慎他说话还是很客观的,如果有共同目标的话可以选择和他合作,毕竟他是暮光之眼,不是瓦斯塔亚或者诺克萨斯什么的,他只是暮光之眼。”

“……那好吧。”凯隐小声地把肉汤喝完,做出感谢食物的手势,和劫一起离开了这个小餐馆。老板娘对自己师傅热情的态度让他...

[LOL/劫慎]树洞贴-这个医学系的教授是假的吧!!

-只看楼主

-15l
今天又是神清气爽的一天lz也很神清气爽直到lz遇到了开飞摩回家的s
lz整个人差点都吓到褪色了
然后再发生的事也令人很害怕。s往前开了会儿突然飘逸转头朝lz开过来,然后,停在lz面前,吓掉了lz的阔洛
他说:不许说粗口
不许说粗口 说粗口 粗口 口
口个鸡儿啊lz不就是小声地说了句鸡掰都被听到了???他那部哈雷吵死了都听得到吗?!
呸!

-16l
两块五的冰阔洛,才喝了一半……伤心。
>管理员-吱吱吱吱吱吱: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惨啊

-17l
你们笑什么哦……!为什么管理员也在笑啊!你明明只是个仓鼠矮子!

-18l
lz现在,一言难尽。等等再说……

-19l
别急我吃饱了,现在就说。苹果派太好...

[LOL/劫慎]树洞贴-这个医学系教授是假的吧!!

-只看楼主

-1l
如题,lz今天受到了伤害!首先lz是体育生每天傍晚都会去体育场加训跑十圈什么的但是今天我们学校的教授居然也在跑步甚至还超过lz了我勒个大槽!!!妈的这个教授假的吧!惊吓得lz最后一圈差点平地摔了!

-2l
不是你们听我说!那个教授…姑且先叫他s,s他平时画风我给你描述下啊。
人不算高,但是挺帅的,算是女生说的儒雅型?不过表情不是很多。春秋比较凉爽的时候会穿长风衣,夏天穿的是衬衫——不管哪样都是特别热还很学术的样子,一眼就让人觉得是特别令人想睡觉的教授!

-3l
lz倒不是羡慕他啊lz也算是系草了好吧。唉,lz怎么说也是体育生的主力之一,居然被一个坐办公室的教授超过了……想想都是心塞。lz...

[LOL/烬金]约会线

。cp:LOL-烬x金克丝

。是月稿

——OK?

祖安弥漫着不安的气息,门户紧闭,街道上连改造人都不多两个,半兽化者的低沉咆哮也带上两分畏惧。

小疯子回来了——和她的弹药宝贝们一起。

平常的小疯子可不会向祖安施展这么大的破坏天分,可是她实在太开心了。超究极死神飞弹被粉红色的油漆画满了心形,夸张的“JINX”扎眼得很,而金克丝坐在飞弹上,在密密麻麻的祖安式违建楼房中开出了新的道路冲向自己的破住所。并且一边高呼一边撒下小型爆破手雷,就像畸形的狂欢晚会一样绚烂。

巨大的爆炸响声后,金克丝在浓烟中现身,哒哒地跑进了房子里。她的附近根本没有邻居,第一千零三十七颗作为交通工具的超究极死神飞弹的残骸...